主页 > J会生活 >《金甲部队》:是你吗,约翰韦恩?这是我吗?

《金甲部队》:是你吗,约翰韦恩?这是我吗?

2020年06月11日 00:34:25 | 分类: J会生活 | 作者:  | 浏览次数:828 次

《金甲部队》:是你吗,约翰韦恩?这是我吗?

  一群懵懂无知的男孩受到越战战况告急的徵召而进入部队,接受一连串不人道的训练,成为海军陆战队的精英分子。他们怀着满腔热血,愿意为国奋勇杀敌、马革裹尸、拯救深陷共产铁幕中的越南百姓们。不过,在真正到了战场上之后,他们才发现,情况好像不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单纯,这场战争到底是助民抑或是害民?在这部由大导史丹利‧库柏力克执导的战争片鉅作中,叙事手法採特别的二段式叙事,让我们得以自绰号「小丑」的主角眼中一窥这场影响世界甚鉅的战争背后的辛酸以及被捲入其中的人们所面临的矛盾和冲突。

  在第一部分中,导演让我们看见了军队制式化教育的残酷。镜头带我们来到了南卡罗莱纳的派瑞斯岛,一个个乳臭未乾的小毛头在这里剃除三千烦恼丝準备接受一连串的训练成为陆战队健儿,等待着他们的是恶魔般冷酷而残忍的训练士官长哈曼。在此饰演哈曼士官长的李艾尔米本身就是军人世家出身,原本身为本片军事指导的他获得导演赏识而接演此角。在戏中,为了训练这些毛头小子成为战场上的杀人机器,他的手段严厉而残酷,狠狠地如剥皮般层层剥去每个新兵的尊严、自由、个性和思考。一句句极为难听的粗口连珠价喷出,将他们贬得比阴沟里的蛆虫还不如,名字、父母、长相到身材无一不骂。在他严厉而无情的管束下连跟士官长的信仰不同都能让这些可怜的大兵被痛打一顿。这些践踏尊严的辱骂以及对长官无条件的服从在军队里可谓常态,为了训练出高效率的杀人机器,个人意志的存在是被绝对禁止的,唯有群体一统的思想才是军队里的生存之道。但是这种被压抑的心境是绝对不可能被稳定的控制着,如此不容犯错的,如钢铁一般的纪律总有一天会带来恐怖的后果。

《金甲部队》:是你吗,约翰韦恩?这是我吗?

  在这些新兵中有一个名为莱纳的胖子,他因为憨厚的长相和缓慢的动作被哈曼盯上,还被他取了「傻瓜天兵」这个可笑的绰号。在训练过程中他不停接受士官长的辱骂和虐待,虽然身为小队长的主角「小丑」曾对他数度伸出援手,从叠被、站哨、擦鞋到清枪都不厌其烦的教导他,但生性愚笨的莱纳就是学不来,甚至还连累同排的弟兄一起受罚。某天晚上,莱纳在床上被弟兄们狠狠地打了一顿,身为他唯一好友的小丑不仅没有劝架,还在最后往莱纳的肚子上补了五六下,这几下痛击彻底击碎了莱纳的理智。深夜,莱纳无助的哭声响彻寝室,无论小丑多幺努力的摀住自己的耳朵都无法阻止它钻入自己的脑内。

  在殴打事件之后,莱纳彻底精神崩溃了,从以前那个嘻皮笑脸的傻瓜变成一具面无表情的行尸走肉。大家甚至看到他在清理枪支时对着枪喃喃自语,不过没有人在乎这些,因为这不都是军队里的常态吗?军队的工作不就是负责把人逼疯吗?而且,在魔鬼般的士官长身边接受训练的日子都紧迫得快窒息了,哪有余暇去关心一个操练进度落后的胖子?在群体中或许弱者就是注定要被强者欺凌的,如此对弱者选择排挤的冷漠让无助的莱纳被拖进了更深的深渊。不过如莱纳这样的情形正是军队里最需要的—没有自我意识的完美战士。继续跟随着哈曼士官长进行地狱般的训练,莱纳已经能够完全掌握哈曼的要求并成为了一个优秀的陆战队员,这让士官长喜出望外并直呼:「你这个胖子终于觉醒了!」殊不知,服从命令奋勇杀敌已是他脑中仅存的唯一想法。结训典礼当天晚上,寝室厕所里发狂似的操练着手中那把M-14步枪并大声吼着陆战队口号的莱纳在一枪击杀赶来训斥的士官长后饮弹自尽。导致他落得如此下场的主因并不是毒舌的士官长或军队制式化的教育,而是当他受到欺凌屈辱时,相对强势者对他这个弱者的排挤和疏远。

《金甲部队》:是你吗,约翰韦恩?这是我吗?

  在第二部分里,场景来到了越南前线。小丑这时已是战地记者,负责战事的报导。在这段中导演反覆的利用军人间的对话来让我们看见这些大兵们对于这场战争的态度,包含对于战死越南兵尸体的不敬和对越南女性的轻浮,从这些小细节都能看出来他们对于这场战争的轻视与鄙夷,甚至在接受战地记者採访时,对于这场战争的意义他们都支支吾吾,还有人认为他们被国家所託付随时準备枪杀的越共军民是无辜的。这些对于战争意义的迟疑与困惑从小丑在片中重複多次的台词更显而易见:「是你吗,约翰韦恩?这是我吗?(Is that you John Wayne? Is this Me?)」

  约翰韦恩是一名美国的西部片与战争片演员,他所演出的角色都是战场上奋勇杀敌的英雄或指挥十万大军,英气凛然的士官长等角色。在那个年代,银幕上的约翰韦恩就像我们的柯俊雄,是不折不扣的爱国主义代言人。不过在当时没人在乎过战争的意义,大家只喜欢看着约翰韦恩指挥大军奋勇杀敌的英姿,并期盼着有天他们也能上到战场,像约翰韦恩那样为国捐躯,服务国家。到了60年代,这些看着他的爱国战争片长大的士兵们真正到了越战战场,才发现战争根本不是像他们所想的那样单纯,一代爱国英雄成了人们眼中的讽刺象徵,讽刺战争的残酷以及电影里对军队生活的美化是多幺的可笑。我是像约翰韦恩那样的军人吗?现在我在做的这件事符合我的本性吗?我应该在这里操着重机枪,屠杀这些和我不曾谋面的越南民众吗?

  如此的认知困惑也出现在小丑的衣着上:戴着漆上「BORN TO KILL」(天生杀手)字样头盔的他在胸口佩戴着一个和平徽章,矛盾的视觉冲突表达着荣格对人的二元性理论,即是集体无意识和个人潜意识间的交战,我到底是为和平而来的天使还是残杀生灵的地狱使者?在新兵训练营中他们喊着的口号:「我爱为山姆大叔(美国)服务,让我看清我是谁。」所以我是谁?我来到这个中南半岛小国的真正目的到底是甚幺?我真的是为了把自由与民主带给这些深陷铁幕中的越南人民而来到此地烧杀掳掠吗?在这些大兵当中有一个绰号「野兽」的火爆分子,看着他不禁使我想起了在第一部分末尾时自尽的莱纳,这个有着大量戏份的角色忽然丧命,却在第二部分以另一种形式继续活着。在野兽的头盔上写着的「I AM BECOME DEATH」(吾乃死亡)好似是莱纳自冥界发出的吶喊。

《金甲部队》:是你吗,约翰韦恩?这是我吗?

  我们可以在片中看出野兽的无情,这正是被在训练营中受到同袍欺凌的莱纳所枪杀的哈曼士官长希望塑造出的,一个无情的杀人机器。一个莱纳被个人的潜意识吞入了地狱,另一个莱纳被集体的无意识赋予新生,成为了野兽。所以野兽深知目前所做的,号称维护和平的行为毫无意义。就像他接受战地记者採访时所说的:「你以为我们在这里杀害这些越南佬是为了自由?这根本只是屠杀。」在之后接受记者採访的其他士兵,也没能答得上来,大家千里迢迢到这里打仗,为的到底是甚幺?这些大兵们爱国,也爱好和平,但是凭甚幺要他们为了创造和平而杀戮?这或许是个永远无法被解答的矛盾。

  全片最后长达20分钟的顺化城攻防战中,小丑的小队几乎被完全歼灭。

  原本以为将面对大军压境而性命难保的他们,万万想不到将他们打得几近全军覆没的狙击手竟然只是一个女孩。要知道,在这些士兵眼中,女性的唯一角色是供作乐用的玩物,他们万万没想到会有这天,被自己轻视践踏的「东西」狠狠的整了一顿。为了替被枪杀的同袍弟兄报仇,小丑往这个女孩的头上开了一枪。在这段的配乐中导演加入了一串金属弹匣的敲击声,这个声音在新兵们于训练营半夜殴打莱纳及莱纳自杀时早已出现过,在此我将他解释为小丑在面对心理上重大难关时的一个提示音。希望成为如约翰韦恩般的战争英雄的小丑曾笑着对记者的採访镜头说着自己上场杀敌光荣故里的愿望,却在新兵分发时选择了大后方的新闻工作;上了前线成为步枪兵后跃跃欲试,渴望杀戮,却在最后面对濒死的敌人,开不出结束生命的那一枪。他的两种情绪冲突,有着强烈的矛盾,体现出人类道德底线与战争残酷的化学变化。但在最后小丑仍屈服于集体的意识,杀了少女狙击手。个人潜意识终将被集体无意识给吞噬。

  这些大兵们在夜色中继续前行,他们回忆着往事,庆幸自己仍然活着,并幻想着能回到家乡,像年轻时那样继续在那个燠热的夏日午后做着和外貌甜美的校花翻云覆雨的腥羶妄想。不过那已经不可能再发生了,他们已经成长,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男孩。战争彻底改变了他们,从里到外。在顺化城如同但丁地狱的火海废墟中行进着的美国大兵们,慷慨激昂地唱着米老鼠进行曲。在炼狱般的废墟中响起的这首儿歌标誌着在血腥杀戮中胜出的,光荣的大美国主义。有趣的是,在二战时期,就像约翰韦恩一样,米老鼠也曾被当作政战宣传的象徵,不过到了60年代的美国,它反而被认为是俗滥的,迂腐的,和约翰韦恩扮演的战争英雄角色下场雷同。这在此或许可解读为导演对于这种集体认同的鄙视,和对优越主义自我美化的荒谬可笑所做出的反讽。这些自小看着米老鼠卡通长大的陆战队健儿在战场上已然被塑造成了无情的杀人机器。被集体无意识吞没的他们口中吟唱的儿歌就像个人意识残存的碎块,就像幽灵,仍徘徊依附在他们身旁。

《金甲部队》:是你吗,约翰韦恩?这是我吗?

  导演库柏力克在本片中巧妙的利用各种镜头语言及角色之间对话和互动时的反差与矛盾,带出了反讽式的反战思考,让观众深深体认到战争的残酷以及人类对彼此发动战争的行为是何等的可笑及愚蠢。越战,大多数人对于这场战争的印象不乏一架架如猎鹰盘旋于蓊郁丛林上的军用直升机和手持鲜花披头散髮疾呼爱与和平的嬉皮士们。这场发生于1960年代至1970年代的战役不只标记着民主与共产阵营的角力,更在血雨腥风和枪林弹雨中唤醒了人性的光辉,进而触发一波可说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反战运动。他对世界的影响重大而长远,从心理层面到战争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消耗都十分可观,更令人叹惋的是这幺大量的消耗和伤亡换来的却不是这场战争所希望达成的目标,越南最后依然是赤化了。

  这场战争就像当时身为美国学生民主社盟的卡尔.奥古斯比所说:「自由主义惯以反共来合法化他们的行为,这种意识型态不过是以战争的亏损掩饰他们现在面临的财务困境,因此他们将青年送入其他国家参战。不说威逼而说是保护他们,甚至说投在越南的烧夷弹是人道爱的一种。」可见这场战争发生的根本原因甚至和反共无关!在越南雨林里熊熊燃烧着的,是一代人民对于美军藐视越南人民人权的批判,以及对于这场战争的怨念和指控。不过存在于所有人民心中,不论美越,最多的应该还是困惑吧。

电影资讯

《金甲部队》(Full Metal Jacket) -Stanley Kubrick,1987

相关文章

188申博直属现金网|有价值的生活资讯|专门提供本地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娱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博太阳游戏